一一:這不是一部電影,而是一段人生

導演楊德昌的《一一》是他的遺作,也是所有作品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部,觀影時還看到不少《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影子,且這部作品帶給我的震撼比以往更大,我猜大概跟我出身在有些複雜的家族狀況下有關,讓人有些感同身受,劇情跟平日的生活相似,皆是貼近現實生活的人生劇場,但是少了的浮誇,使得整場電影更貼近人心,此外各個角色的價值觀在生活上的特色也表達得相當明顯,《一一》讓人們從各種不同的角色身上體現了不同人生階段的價值觀。

一一5在電影中貫穿整個現實生活的四個主要角色分別是洋洋、婷婷、南峻跟婆婆,這四個角色代表著小孩、青少年、大人及老人的生活視角,先從洋洋這個角色說起好了,多數人可能會覺得他相當不起眼,但他的生活態度是最純真的,他最經典的電影台詞,「因為你看不到,所以我拍給你看」及「我要去告訴別人他們不知的事,給別人看他們看不到的東西」,這兩句話象徵這個角色的童真,猶如童話故事國王的新衣中的小孩,因此在大人眼中他的價值觀顯得相當奇怪同時極具衝突感,跟奶奶的對談便是最標準的例子,當場點出了對一個中風老人談話跟對牛彈琴是一樣的觀點,洋洋總是會去注意一些生活中人們不會注意的事,他拍的相片皆是人們生活時不會去注意的角落,人的後腦、牆角等,甚至還有蚊子,他將所看到的一切告身邊的大人時,大人們總是感到困惑,就像沒穿衣服的國王一樣,這一切如同家族中的年輕人跟老番癲的代溝,年輕人點出那些盲點時,家族長輩的反應跟劇中的大人一樣,晚輩們黑白分明的觀點總是讓長輩們憤怒,這些情況在每個家庭屢見不鮮,每個家庭裡都會有一兩個洋洋存在,而洋洋的存在正是代表家庭與社會中的世代衝突。

一一4第二個要談的角色是長女婷婷,她是這三個角色中最壓抑自己的情感的角色,對婷婷而言,不論是愛情還是生活,她總是感到徬徨、感到疲累,面對愛情時,那種不知所措表達得更明顯,在想跟自己所愛的男孩想初嘗禁果的神情更刻劃人心,那神情不就是現在多數的少女在面對自己的情感而猶豫的神情嗎?此外,她還有著大多數青少年的一個特點,喜歡美好的愛情故事,呼應到她前男友對對她大吼著「如果現實真的那麼美好,那你何必用這些故事騙自己啊?」的那幕。從這些情節就可以知道婷婷身為一個正值二八年華的女孩,必須拋下孩童時期像洋洋一樣的純真,學習面對現實,是非常痛苦的過程,楊導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便是在闡述這個過程,過程中,必須拋棄自我,因此她選擇用那些美好的故事來麻痺自己,人失去自我彷彿身處地獄。

一一1接下來是最值得探討的角色,簡南峻(NJ),整場戲下來讓我最有感觸的一個,他除了身為大人本身的特質以外,還具有跟洋洋一樣的純真,也難怪電影裡大家都叫他老實人,此外跟大田、奶奶、阿瑞等人的對談都引人省思,尤其是與前女友阿瑞的互動更是一大重點,兩人的對談中,NJ的那句「一個人要讓別人來教他怎麼過人生,那是一件很悲哀的事」,使我不禁想到現在的學生似乎也活這種悲哀中,在很多家族裡常聽大人對學生時期的年輕人說「你應該要學…」、「你要考…」,這些悲哀就算離家了仍歷歷在目,對簡南峻而言,到50、60了,那份年輕時的悲哀與遺憾是忘不了的,接著在飯店中,阿瑞跟他要求復合的場面也呼應到了他女兒想初嘗禁果的那幕,這兩個場面都代表了青春的猶豫不決,這個角色還有一幕讓我感觸極深,就是他對阿瑞說出「我從來沒有愛過其他人」的那幕,平淡的語氣吐露出他以看慣人生紅塵的人格,這句話代表著一路走來的痛苦,阿瑞在最後的不告而別是與NJ之間的因果輪迴,身為一個後生晚輩,看著NJ在劇中的身影,令人惆悵不已。

一一2最後一個角色,婆婆,明明是個躺在病床上不能動的老人,但卻是帶起整部電影的角色,透過與他人的互動來說明每個角色的思維,而婆婆的沉默不語是老人對於晚輩遇到問題的態度,如同南峻與洋洋提到的,問題講了也解決不了,而這些問題身為家中長輩的她也經歷過,對歷經風霜歲月的她而言,沉默是面對現在一切唯一的選擇。

談完四個重點角色後,來看看電影的重要劇情,除了陳述上述四位角色的人生定位以外,同時描摹不少家庭及人生的問題,其中帶出了人們面對家庭中婚姻情感產生的混亂,因此觀影時可以看到不少人物以旁觀者的身分觀望著令人傻眼家庭鬧劇。劇中還另外陳述了人們面對未來時的狀況,其中大田所問的重點問題,「為什麼我們都害怕第一次,每個早晨都是新的,同一天我們也不可能重複過兩次,每天早晨我們也從來不會不敢起床,為什麼?」,這個問題似乎呼應到了阿弟與簡南峻的對談的那句「明早一醒來就沒事了」,從這裡可以看出來,對多數人而言,不畏懼明天並非喜歡明天,而是面對明天就能逃避今天的問題罷了,而害怕第一次,是因為畏懼第一次產生的問題,這說明了人面對問題時的想要逃避態度,另外還有一個特殊的細節,旁觀,劇中有不少旁觀爭吵的畫面,而洋洋所攜帶的照相機意味著旁觀與窺視。

一一6

最後看電影架構,楊德昌導演安排的電影架構令我不得不再次佩服這個台灣新浪潮導演,電影的開始是一場婚禮,在傳統上象徵生命的開端,電影的結束是一場喪禮,象徵死亡,搭上剛剛所談的四個劇中代表幼年、青年、壯年及老年,整部電影其實就是一場生命之旅,由生到死,由年輕到老。

看完整場電影,不禁對這部電影在2000年時沒能在台灣正式上映感到婉惜,看到那寫實的拍片風格,我必須說,楊德昌導演的《一一》不是一部電影,而是一段貨真價實的人生。

片名:一一(Yi Yi)

導演:楊德昌

年分:2000

演員:吳念真(簡南峻)、張洋洋(簡洋洋)、李凱利(簡婷婷)、唐如韞(婆婆)、柯素雲(阿瑞)、陳希聖(阿弟)、敏敏(金燕玲)

本篇發表於 影評專欄。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